我跟老婆结婚以后,住在市区旁的郊山,市区有一所城市大学,学生多元化,由于比较晚婚老婆第一胎已经接近四十来岁,是一位高龄产妇,还好爸爸有一些祖产,让我在生活支用无后顾之忧,爸爸给我一栋独立的别墅,庭园有一个游泳池,热爱游泳的我每天必要的舒缓运动,考虑增加收入将别墅多馀的1个房间,整修为独立套房后招租,由于离城市机能很好,来询问租房子的客源非常的多,很快的租给1位女性学生,艾玲正在读研究所,是一位港籍侨生,年纪24岁164的身高,见到他时身穿紧身上衣T-shirt,简洁牛仔裤绑马尾,他看到别墅裡的游泳池开心的问我,可以游吗,of course,听完回答,他开心的灿烂笑容,搬来当天我跟老婆分别认识他,请他叫我文哥叫老婆文嫂,家裡进来一个新成员,这样称呼感觉比较不会有陌生感,老婆怀孕已经30週,我一个大男人实在很有压力,还好丈母娘跟老婆的姐妹,常常过来帮忙准备饮食,艾玲搬进来一个月后,老婆决定回娘家待产,不知道是特别有缘份,老婆跟艾玲特别的投缘,感情好像姐妹,老婆不在家的第一日,早上我起来游泳,艾琳也起了一大早,换蓝色连身的泳衣,我才发现他的身材真是好,看他的上围应该有D,全身看不到多馀的脂肪,年轻真好,我早上游泳45分钟固定,游完泳坐在凉亭看着艾琳的泳姿,心裡莫名起涟漪,艾琳游完泳起来,看着他头髮湿湿的水珠沿着身体身体流下,看着大腿中间交会点,让我的小弟弟不争气的抬头,调息呼吸克制自我,微微凸起的阴阜,我龌龊思想在我脑海裡引燃,想要摸摸那交会点,艾琳游完泳叫我一起吃早餐,年轻的美女一起吃早餐,心情愉快更有活力,这一日,艾琳房间冷气滤网,我都定时固定清洁,进入房间眼睛不经意的看到浴室,挂着性感的丁字裤,我小弟弟又硬了,可能很久没跟老婆做爱,这时房门开启艾玲回来,我好像做错事的小孩整个脸红,艾琳可能发现我异状,目光往丁字裤方向看,害羞的白我一眼,为了缓和,我赶紧跟他说冰箱有啤酒可以解暑,艾琳穿着短裤宽鬆的T-shirt,我们两个在客厅各开一瓶啤酒,艾琳拿出了一些零食,聊着聊着又开了第二瓶,发现艾玲喝酒脸会微红,酒酣耳热之下身体跟着放鬆,看着他微开的大腿内侧隐约看得到黑色的丁字裤,小弟弟好硬,赶紧离开目光,艾琳目前没有男朋友,我有问过他为什么不交,他只是澹澹的微笑,星期三一样照往常游泳,艾琳过来哭丧着脸,问他有什么事,他说昨天他发现他的耳环不见了,应该掉在游泳池,我就到抽水循环机器裡面去找,终于找到拿给他 ,爱玲开心的亲我脸颊一下,他说那个还他找了很久是他最喜欢的一副,所以特别激动,晚上艾琳准备材料做晚餐给我吃,我们俩去採买了一些海鲜,一起料理义大利麵,吃完艾玲把厨房整理好,各自回房休息,晚上11点我的房门有敲门声,开门看见艾玲他在门口,我看他脸色不好,可能吃海鲜过敏,赶紧抱起他去看急诊  ,医生说海鲜过敏打个针哪个药,艾琳听到打针拉着我的手臂,说他很怕打针,我叫他放心我陪他,注射室护士说要打屁股,艾琳身体很不舒服,只能我代劳将他的短裤脱下,哇塞,我又看到丁字裤,这次是白色,艾琳害羞叫我不要看,我说好看的当然要仔细看,又白了我一眼,我俩之间的小爱昧,持续的成长,看完医生回到家裡已经是凌晨,怕他晚上又有状况我就陪着他在房间裡,早上醒来看着他已经没事,起来盥洗艾琳我又吻脸我一下,很谢谢文哥我,星期四下午天气特别热,自己一个人拿着啤酒畅饮,爱林下午专题报告完,提早回来看到我在家,开心的过来结果我手中的啤酒,咕噜咕噜的喝下去,有时候看见美女在喝饮料,也是一种享受,不知是喝得太勐,呛到赶紧把他带到身旁拍背,等气顺 看到艾玲胸口两团软肉,忍不住亲他嘴唇,艾琳愣住轻轻的反抗,当下失去理智的我,舌尖开启他的齿缝,追逐对方的舌缠绕在一起,手开始往两团肉抚摸,好软奶头好小,比我老婆的还小,艾琳身体闪避我的攻击,更使我亢奋,掀起上衣迅速的找到奶头吸吮,他已经无力反抗,扶着他坐到沙发上,摸到两腿中间,黑色丁字裤又呈现在我眼前,微开大腿让我轻易摸到倒三角黑草,拨开丁字裤看到贝肉,嘴巴不受控制的舔,贝肉开合像似欢迎我,前戏做足阴道已经很湿,阴蒂肿胀,小弟弟很快地脱离内裤,将双腿微抬,龟头抵着阴道口,艾琳害羞的告诉我,不能做这种事,理智告诉我不挺进去我是畜生,终于挺进去肉缝,很紧很窄但是弟弟头很舒服,终于整根进入艾玲身体,艾琳皱眉头叫我轻一点,来回缓慢的抽动,到完全湿润加速抽动,艾玲发出甜美叫声,让我小弟弟更是硬如钢铁,抱着艾玲坐起来,两人互动腰部,互相撞击营造愉悦高峰,双手搓揉胸前豪乳,看着微红的艾玲,小弟弟受到鼓励奋力前挺,7-8分钟后欢愉射入阴道,激情过俩相望,他说这样很对不起文嫂,我告诉人的感情感觉对了是没办法避免,这是我个人的藉口,跨越哪一条线,隔天早上游泳看见连身泳衣,小弟弟又硬,猥琐的靠近艾玲,从他眼中看出他并不排斥,环抱着腰身小弟弟刻意的往前顶,闪避挑逗不可饶恕,拉开泳裤旁拨肿胀弟弟头,找寻入口浅浅插入,艾玲发出呻吟声,知道他要了,泳池中来回抽插,感觉到他的湿润,缓慢顶到深处再次的感到满足,就是这种感觉让人一做在做,第二次的洗礼,提升了我们两个,把别墅的任何特别场地,尽情做爱做的事情,早上起来刷牙两两相望,满嘴牙膏亲吻她的双唇,他白眼告诉我髒,傻笑靠近他抱起放檯上,蹲下拨开她的丁字裤舌头舔到阴蒂,吃满嘴的淫水琼浆玉露,小弟弟迅速再次挺入花径,早上做这种运动让人神清气爽,这样的关係到老婆生产完坐月子回来,艾玲告诉我嫂子回来我们不能再犯错,克制忍耐一星期,发现我还是做不到,小孩子还放在保母那,老婆习惯早睡,入睡很少在醒过来,晚间我跟老婆喝点红酒,助眠老婆酒量很浅,这样子他会睡更沉,晚间11点我到艾玲房门,扭开门锁我知道他没有锁,看见黑色丁字裤挂在他的翘臀,小弟弟又抗奋,爬上床铺吻上嘴唇,他惊恐的说,不能再这样子,激情让人盲目,封住双唇双手游走胸前乳鸽,身体诚实反应,脱掉丁字裤沟渠已氾滥成灾,小弟弟轻轻挺入花径,持续抽插五六分钟,换几种姿势,终于到喷发的临界点,畅快的射入花径,满意的相拥,这一种偷偷背叛做爱,延续到他研究所毕业,回港,彼此留下美好回忆,